永远深爱着海涅的阿月

[all金]被种下的七色花种子by阿月

【第一夜】黑色的五瓣花——双胞胎

前:
1.给 @黑黑 太太的贺文,对不起酝酿了这么久……感觉我还会打扰您很久……明明打算是每天一篇八天完结的……为什么会这样……打扰到了抱歉(*꒦ິ⌓꒦ີ)……如果不想要被艾特请说(*꒦ິ⌓꒦ີ)

2.cp双金,开放性结局(真的,信我)不是很明白我为什么扯了那么多字……(大概6000不包括前和尾)

3.私设黑金是矢量,ooc严重,不喜轻拍

    今天的皇城格外的热闹呢,不过那也是当然的了,毕竟国王老来得子,好不容易才有了两个小皇子,这可是举国欢庆的大喜事啊!我们这些臣子也终于不用担心国王后继无人了,真是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

    你问我是谁?啊,我原本只是国王的一个小管家,为什么说是小管家?因为我上面还有一个老管家,也就是我的老师。不过现在,我就要成为两个小皇子的正式管家了!这真是值得高兴的一天!真期待见到小皇子们啊,他们一定都很可爱吧?

    管家和守在门口的侍卫和女仆们打了声招呼后,就轻轻地推门进去,小皇子们正在睡午睡呢,可不能吵醒他们。

    不过说起来也真奇怪……

    看着床上手牵着手熟睡的两个小宝宝,管家默默的想着。

    明明是双胞胎啊,样貌也一模一样,可以说是除了发色不一样外没什么不同,可为什么,他们两给我的差距就那么大呢?感觉真的是两个极端啊!难道因为是银发所以看起来有「威严」(???)一些吗?说好的双胞胎如另一个自己呢?这差别有点大了啊喂……

    不过,不管怎样,我都要好好地保护好教育好皇子们,让他们平安的长大成人,不管最后是谁继承皇位,只希望,他们能互相扶持,能好好的。

【第一瓣黑色的花瓣悄然落下,故事已经开始了】

    十年的时间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。皇子们虽还没完全成长,却也渐渐有了雏形。

    大皇子,金。金发蓝眸,是个十分活泼又可爱的孩子,对谁都很亲近,但就是心肠有些软。

    二皇子,银。银发血眸,惯于沉默寡言,无论是军事上还是政治上都是个天才,但就是杀心有些重。

    再过几天就是皇子们的生日了,上上下下都在准备着庆生宴,而当事人们却正躲在被子里计划着如何溜出宫去。

    房间内,银正闭着眼躺在床上准备睡觉,雕刻着精美花纹的门被轻轻推开,来人先是探头望望,然后光着小脚丫子轻轻踮起走进来,关上门,或许是因为地板太过于冰凉,他小跑着来到床边,然后迅速钻进被窝里。

    银没有睁眼也没有说话,只是往旁边挪了一点,将温暖的地方分给这位不速之客。

    “银……过几天就是我们的生日了……”金挨过去抱着银的胳膊缓缓的说。

    “嗯。”银没有把胳膊抽出来,示意金继续。

    “我们偷偷出宫去玩好不好?”金试探着问。

    “……”银睁开眼,看了看身旁的金,金的蔚蓝双眸中正闪着期待和兴奋的光芒,一眨不眨地望着银。由于两人隔得很近,银甚至能从金的双眸中看见自己的倒影。

    “不行。很危险。”虽然很不忍破坏金的期望,但银还是狠心拒绝了。

    金果然很失望,但还是不想放弃,他继续紧紧地抱着银的胳膊,略带撒娇的说:“欸……别啊!我们就出去一会嘛,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啦,就在附近的镇上啊……”

    看着金可怜兮兮的样子,银的眼神不仅变得柔软起来。

    金见状知道有戏,再接再厉:“而且不是还有银嘛!再说,现今治安也很好,而且谁敢在宴会期间闹事啊?我们就去吧……就当是我今年的愿望嘛……”

    银叹了一口气,沉思了一会,说:“好吧,但你必须寸步不离地在我身边。”

    “好~”终于达到目的的金表示十分开心,满足的在银身边睡去。脸上还带着笑意。

    至于国王王后那边,他们对父母称要去林园自己野餐,晚餐后就会回来。

    国王王后同意了,那个林园在皇宫内,不用担心有什么危险,虽然大,但是也不会迷路什么的,还会有管家侍卫同行,所以就放行了。

    而且让孩子们去玩玩也好,反正也要生日了。只是叮嘱着让他们小心点。

    金很开心,一大早就蹦蹦跳跳的准备着东西。午饭一过就跑来找银想着出发。

    “银?你好了没?”门被推开一点,一个小脑袋冒了进来。

    正和管家说话的银顿了顿,回道:“马上就好,你先去林园等我。”

    “好!快点啊!”

    听着远去的脚步声,银对管家说:“今天就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 管家行了个礼,“为皇子效劳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 银点了点头头,“那你先去吧。”

    “是。”

    银收了收需要的东西,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钱币什么的。

    银去了林园,看见正无聊地靠着树的金,嘴角勾了勾,走了过去。

    “金。”

    “银!你来啦!那现在就走吧?”

    “嗯。”两人向林园深处走去,然后又向连着宫墙的林园边缘走去,那里一般都是会有守卫的,不过可能是银做了什么的原因吧,现在那里没人,不过要快一点了,再过一会就要来人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 来到了镇上,可能是因为明天就要举办皇子们的生日宴会了,各式各样商铺都是张灯结彩的,还到处都是人。

    金一来到这里就东瞧西看,脸上的笑容还有好奇心是怎么都止不住的,一会跑到这边,一会又跑到那边,都停不下来了。

    “别乱跑。”银把激动得不得了的金拉回自己身边,“再不听话我们就回去!”

    “哦……知道了……”金吐了吐舌头,虽然被约束了但还是阻挡不了金兴奋的心情。

    不能一个人乱跑?那就拉着银一起乱跑啊!

    这边有烤玉米!去试试!虽然才吃完饭不久,但两个人吃完一个烤玉米还是没问题的!

    这边有杂技!去看看!哇!感觉好有趣啊!可不可以宴会的时候让他们来表演啊?

    那边那个是捏小泥人的吗?我也想要!

    这些花真好看,买一些回去编成花环送给母后怎么样?

    那边那边!

    ……

    这一下午他们在街道上穿梭着,看着各式各样的有趣事物,吃着各式各样的小吃,还买了花准备做成花环送给母后……

    可以说这一下午他们过得很充实也很尽兴。

    但是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。

    明明感觉还没过多久,却已经要日落西山了。

    得回去了,不然就会被发现的。

    “皇子们,我们来接你们了”不知从何处走过来的管家和侍卫突然冒了出来说。

    “今天辛苦你们了。”银看了来人并不惊讶。

    “诶?!原来你们一直都在吗?”金很惊讶,“那……其实父皇和母后也都知道的?”

    “那倒不是,只是我安排的而已。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同意出来?”银摸了摸金的头,说道。

    “诶……”金内心只剩下了一句话:果然银最好最厉害了!崇拜!

    “好了,我们回去吧,再不回去父王母后可是会起疑的。”银牵过金的手边走向准备好的马车边说。

    “嗯!”

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 夜晚。

    “怎么又过来了?”躺在床上的银看着钻进被子里的金问。

    “嘿嘿,就是想和你一起睡嘛!不行么?”金灿烂地笑着。

    “行行行,说吧,又怎么了?”银叹息一声,拿金没有办法。

    “真没什么啦,就是今天有点兴奋睡不着……”金依旧抱着银的胳膊。

    “那我到这里就可以睡着了?”银有些苦笑不得……

    “嘿嘿,我觉得是的!”

    “好吧好吧,尽然是来睡觉的,就不准再说话了,睡觉!”银食指轻点金的嘴唇,说道。

    “哦……”虽然想抗议,但金还是乖乖听话了。

    看着金慢慢睡着了后,银有些无奈。

    每次金都要银照顾,真不知道到底谁才是哥哥……但是,银表示,他都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 虽然金很多时候都笨笨的,可又总是超乎人的想象,虽然很麻烦,可又不忍心让他伤心,总想把他好好保护着。

    有时候觉得金很麻烦,什么都做不好,可有时候又觉得有这么个笨蛋哥哥也不错,虽然笨,但是意外的让人感到心安……

    ……保护……

    ……安心……

    ……哥哥……?

    ……?

    等等……不对……好像……有什么地方不对……

    哥哥……?

    金……?

    金……!

    望着身边熟悉面容,银怔了怔,然后慢慢的睁大了双眼,眼里满是不可置信和茫然!

【第二瓣黑色的花瓣已悄然落下,感到的安心】

    在记忆苏醒后,他下意识想对金下手,但是却又止住,看着眼前熟睡的毫无防备的金,他沉默了。

    他是「矢量」,却也是「银」。

    他不知所措,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金,他其实一直想和金见面和金谈话,却没想到是在这种情况之下。

    他有些烦躁。

    这里应该是金的梦里吧……他想着,记得最后的画面是金睡了。然后就来到了这里……

    也就是说这些都是假象吧。银看了看没有被金抱住的手,又猛地握拳。

    真没想到,原本期待得到的东西却在金的梦里得到了。却也不过是虚假的幻影……

    没有感受到力量,是被封印了么?肯定是的吧……

   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?

    金应该还是什么都不记得的……

    先……就这样继续下去吗……

    可恶……没有力量什么都做不了,还真是糟糕至极的感觉啊……

******************

〖注意!以下画风突变!开始辣眼睛!请自带避雷针谢谢!不喜欢可以跳过第三瓣!〗

    OK?

    ↓

    大家好我是银,是金的弟弟二皇子……啊呸!

    对不起请无视上面的,入戏久了有点没缓过来,重来!

    大家好我是矢量箭头,没错你没看有错,在金的身体里搞(♂)事(♂)情的就是我没错了,麻烦你不要加些什么奇怪的符号,括号君!

    我想大家一定很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别想了,我也想知道!

    原本我就是一个「普通」的元力技能而已(只是有了思想),不想被控制所以才努力地「反抗」着(顺带想抢走金的身体?),我真的很「无辜」啊!(无辜地把金的生活和身体搞得一团糟?)闭嘴没人把你当哑巴!那些都是意外!(……)

    好吧好吧,我承认,我是图谋不轨,想抢走金的身体,想变得完整。我知道我只是一个元力技能,可我有了思想,我不甘没有一个躯体还要被一个没用的家伙所控制使唤,然后我就那样做了,明明弱得要死,要不是她姐压制着我,我早就夺了他的身体了,哼!(要不是你发生异变有了思想,它会比他姐更厉害好吧……)

    什么?现在的躯体?呵,这只不过是个假象而已,虽然似乎感觉是真的,但终究不过是虚假的幻境吧……

    天知道怎么回事,但不用想也知道又是他姐的杰作,反正肯定是用来对付我的东西,不过居然让我有实体的感觉,还真是不可思议……

    闭嘴我没有很开心!(明明就很开心……)

    金?我没有杀他……在这里杀了他有什么好处?又不能确定能夺了他的身体,万一我杀了他就永远得被困在这里了呢?那也太不尝得失了!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力量依旧还是被封印着。

    再说……我也没打算真的要杀了他……

【第三瓣花瓣已经飘落了,其实,这样的生活也不错……】

    刚过成年礼不久,一日夜晚。

    “银!”金又跑进银的房间。

    “嗯。”银正在看书,闻声轻轻应了一声。

    “我们明天出去玩吧!”

    “嗯?为什么?”银放下书,看着金问。

    “没有为什么啊!就是想出去玩了嘛!感觉好久没出去玩过了……而且我们都成年了,这下父王母后可没理由阻止我了,嘿嘿……”金有些狡黠地笑了笑。

    “……嗯,好吧……”银无奈,但还是同意了。真不明白外面有什么好玩的,这么喜欢出去玩,觉得外面的事物新奇吗?

    嘛……算了,反正应该也不会有事……多注意点就好了……

    原本……他是这么想的……

    “金!!!”

    深红的血,倒下的躯体,染血的刀,慌乱的人群……

    为什么啊!!!为什么会这样!!!为什么要同意出来!!!为什么这么不自量力!!!为什么没有保护好他!!!为什么没有力量啊啊啊!!!

    『好吵……』

    鲜血染红了地面,染红了银的双手,染红了银的视野,染红了……整个世界……!

    已经快要疯掉了……

    已经疯掉了……

    力量是什么时候回来的……

    血……全是血……谁的血……

   『好安静……』

    金……都杀了哦!我把他们……都杀掉了……

    泪水止不住地流下……

    给我……醒醒啊……

【第四瓣花瓣凋零,破碎的世界】

    是什么时候,开始在意这个笨蛋的?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?

    这家伙,有够笨的,看到塌下来的石块,不知道躲,还一动不动的待在原地,要不是我,他早就被石块砸死了……

    『虽然,不小心把矿洞毁了……』

    被兽攻击,居然不知道跑,要不是我,他早就被它们咬死了……

    『虽然,被人看到了满地的尸体和满身的血……』

    被人欺负,居然不知道还手,不知道跑,还任他们欺负,居然还有人拿石头砸他,我直接给教训他们了一顿……

    『虽然,下手重了点,但还没死不是』

    ……

    明明只是想保护他的……

    『没想到,会对金的身体有那么大伤害……』

    明明只是想修复他的身体……

    『没想到,会被以为是想夺宿……』

    ……

    为什么……不能和金见面?为什么不能和金说话?

    金……我只是……想保护你啊……

    可是……

    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会变成这样……

    为什么每次都没有保护好你……

    为什么……

    “金……”他跪下来,抱着金,控制不住的泪水滴在金的脸上……

    『世界要破碎了……我……应该也会消失的吧……』

    感受着快速流逝的元力,银不仅自嘲地勾了勾嘴角。

    “这样就好了吧……”

    『这样就好了吧,没有了意识的元力,会听金的话,会治疗好金,会保护好金……会永远陪伴着金……』

    『为什么……我要产生意识啊……』

    『如果我没有产生意识的话……是不是就不会……』

    『现在……一切都要结束了呢……』

     『我知道的……金不会真的有事……只有我会消失……』

    『所以……』

【最后的花瓣,凋零,最后的愿望】

    “金,醒醒,金!”

    床上的人睡眼朦胧的真开眼。

    “早……姐姐……”金有些迷茫的说着。

    “早,金你怎么哭了,是做噩梦了么?”秋姐伸手擦了擦金脸上的泪水,问。

    “诶?不……不是……没有做噩梦……但是……”

    “金,那个等一下再说,快先把花瓣埋掉!”

    或许是秋姐的语气太过严肃,金下意识地就去照办了。

    来到窗前,花盆里真的有五瓣花瓣,枯枝上还有一个种子。

    金刚摘下种子,枯枝便化为灰烬,飘散。

    在花盆里挖开一个小洞,花瓣落入,土一点点的盖上去,最终,没了踪影……

    做完这一切,金有些愣怔地看着花盆里平整的土,有些迷茫。

    “金,怎么了?是梦到什么了么?这么在意?”

    “诶……?”金似被惊醒,看着秋姐,轻轻摇了摇头。

    『所以……我……有一个最后的愿望……求你……』

    “是梦到了一个人……感觉是很重要的……”金缓缓的说。

    『不要忘记我……』

    “但是我不记得了……”

尾:
1.鸡蛋西红柿请随便扔,板砖就别了,求轻拍。

2.这真的是开放性结局,原本是BE来着,黑金还有戏份的(在七个故事之后,虽然不是正面出场)

3.被断网一周好气啊……嘛……毕竟下周的月考要排名还有家长会……(怂)学习使我快乐……

4.下一篇:【绿色的五瓣花】cp瑞金,现代设定,HE(真的,信我)。估计得下周四才能发出来了……毕竟周二.三要考试……而且才写了一半……明明写草稿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多字的……为什么打着打着就多了这么多……

评论(2)

热度(33)